山鬼与兮

[喻黄][索夜]The Little Prince(Ⅱ)

小王子梗ww

ooc'ooc'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我真的好啰嗦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小王子索克萨尔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一次性说这么多话,他觉得十分新奇,想与这只狐狸再说一会儿话,可是他发现了更重要的事---这颗星球上的一天快要过去,现在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,这个时候是他一天中一定不能错过的,

于是小王子认真的看向狐狸:狐狸…嗯…黄少天?我们一起看日落吧…?

      狐狸黄少天虽然没有看日落的习惯,而且这句话问的明显前言不搭后语,但他发现自己在小王子望向他的眼睛时就不由自主的点了头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于是现在,一个小王子和一只狐狸就坐在金黄色的麦田地里看落日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微风吹过带起几缕发丝,小王子把头发别到耳后,回答起刚刚的问题:“嗯..我叫索克萨尔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索克萨尔…嗯..索…..算啦你这名字真不好记,不如我给你起一个好记的名字好了!嗯…我叫黄少天,你这么文文静静的,就叫喻文州好了!“

        意外得到了这个星球的名字的小王子觉得心情很好,他又把这名字读了两遍,决定以后在这个星球上就用这个名字。然后他想,也要送个回礼才好,于是想了想,轻声道:“夜雨声烦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作为你名字的回礼,是我的星球上的名字,你叫夜雨声烦,喜欢吗?”

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,衬得小王子的声音温温柔柔。

黄少天抱着尾巴在谷堆上打了个滚儿,心想他真是喜欢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黄少天滚够了,就又安安静静的坐回喻·小王子·文州旁边,喻文州回头看他,发现那一身的毛被他来回滚弄得乱糟糟的,喻文州就忍不住帮他理理毛,小狐狸的毛触感很好,于是喻文州就干脆把黄少天抱起来放到怀里一点一点的顺毛,黄少天被弄得舒服的不行,觉得自己像要飘起来了,就这么一点儿一点儿舒展了身体,意识已经迷迷糊糊。喻文州就这么看着腿上快要睡着的小狐狸,伸手摸着他不知不觉露出来的白色柔软的腹部,发了一会儿呆。

 

 

     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,在确认自己仍在喻文州怀里时满意的动了动耳朵,抬起头就看见让自己再难移开视线的一幕:
  他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抬头看着,眼睛好像一潭湖又泛着细碎的星光,他的头发是莹白色的,好像从他身体里流出来的月光,他不动是静止的,他动又是流淌的。小狐狸想着,这大概是他有限的生命中想得出的最好的句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黄少天呆呆地看着精灵一般的人,觉得胸口有点闷闷的,可是心里又有些欢喜,他是只有灵气的狐狸,可也总共才活了几年,黄少天不知道这些感觉都是哪里来的,只觉得涨的他有点难受---他只好动动身子

而喻文州也终于发现怀里的黄少天醒了,于是他自顾自的说起来:

“少天,我是一个小王子,你知道吗,我有一颗星球在很远的地方..”

黄少天看着他的耳朵想,嗯,确实像一个异族的王子。想完了又接着问道:

“是吗是吗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那你的星球是什么样的呢?”

喻文州想了想,:“其实不怎么厉害,我的星球很小,上面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。“顿了顿又说:

“但是我有一朵花,她在我的星球上是独一无二的“,说着就轻轻笑了起来,”如果你有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儿,当你在仰望夜空时,就会感到甜蜜,仿佛所有的星星上都开着花。“

       他说着话时,眼睛好像一潭湖又泛着细碎的星光,他的头发是莹白色的,好像从他身体里流出来的月光,他不动是静止的,他动又是流淌的。小狐狸想着,这大概是他有限的生命中想得出的最好的句子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是月亮清润着大地,远远地挂在天上。一把宝石撒在湖里,泛起的涟漪里也尽是他看不懂的温柔。

 

 

tbc.

评论(1)
热度(3)

留灵修兮憺忘归

© 山鬼与兮 | Powered by LOFTER